當前位置:主頁 > 娛樂 > 影視 > 正文

施耐德以市場導向謀轉型 中國是第二大市場_6

未知 2019-06-17 14:08

  香港本地或在香港有駐點的世界500強企業都會首選中環、灣仔一帶作為辦公地點,施耐德電氣卻將辦公室選在了距上述地段還有一定距離的鲗魚涌。而一進入辦公室,就會在陳設中發現這家從做實業起家的企業具有的特質務實、專注而不浮華。

  按約定時間一分不差出現在施耐德電氣采訪室的趙國華向記者講述了這家已有177年歷史、出身于法國鑄造廠的世界500強企業的漫長歷史、現狀以及未來,并談及他27年來在施耐德電氣的感悟以及施耐德電氣與中國市場的關系。

  他總結說,施耐德電氣能基業長青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順應時代和客戶的需求,繼而做出改變,我們是一家老的公司,但也是一家非常新的公司。70年代的施耐德電氣和現在的施耐德電氣,只有一件東西保留下來了,那就是我們的名字。

  趙在中國是最有名、最普遍的姓,國是國家的國,華是華山的華,組合起來就是趙國華。趙國華用中文向記者這樣介紹自己的名字,并說這是20年前初次到中國時中國朋友為他取的名。別人取的名字都沒得選,喜不喜歡都得這么叫。他打趣地說道。

  趙國華于1986年加入施耐德電氣旗下的梅蘭日蘭,做銷售相關的工作。1981年我們和河南平頂山市進行技術轉移,開始了我們在華的業務。1987年第一次在中國的電力行業開始合資。

  而施耐德的電氣業務也正是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壯大,并在這一階段將其定位為核心業務。在此之前,施耐德電氣的業務重心主要集中于鋼鐵工業、重型機械工業以及輪船建造業。由施耐德兄弟創辦的施耐德最初進入的領域是鋼鐵制造,在一戰和二戰期間,已成為專業武器制造商的施耐德與當時的國際電氣集團西屋(Westinghouse)結盟,將業務拓展至發電站、電氣設備和電力機車的生產制造。戰后,施耐德逐漸停止武器制造,重新進行集團結構重組,并將業務主要轉向建筑、鋼鐵和電力行業。

  順應客戶需求而變

  對于施耐德在戰略業務選擇上的變化,趙國華認為這是順應客戶需求變化而做出改變,而這正是施耐德能長期生存的原因。施耐德1836年成立,成立很長時間了,這期間進行了很大的變革。我們是一個老的公司,也是一個非常新的公司,這么多年只有一個保留下來的東西,就是施耐德這個名字。70年代的施耐德電氣和現在的施耐德電氣沒有一個共同的地方。

  施耐德電氣的媒介工作人員以順勢而為來總結趙國華的這段話。在上世紀初全球電力工業剛剛起步不久,施耐德電氣通過與西屋的合作開始切入電力工業這一領域。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電力工業迅速壯大的時期,施耐德電氣迅速調整,將業務重心鎖定在電力工業。

  當問及施耐德電氣在中國的開端時,施耐德電氣的媒介人員用兩個問題反問記者,你是否見過用來控制電燈開關的電燈線?是不是感覺以前停電很頻繁?她介紹說,在改變上述狀況的過程中,梅蘭日蘭推出的產品起了很大的作用,梅蘭日蘭進入中國后,生產的微型斷路器產品逐漸取代了保險絲,讓用電的安全性和穩定性都得到了提升。在上世紀90年代初,施耐德旗下的奇勝品牌將開關面板帶入中國,結束了中國使用燈繩開關的時代。

  趙國華那時候還沒有到過中國。我在意大利待了5年,到1995年我才被派往中國,在這里待了5年,主管市場部和銷售。他并未過多談及他到中國后開展過的具體業務,只總結說,當時在中國做生意有很多困難,那個時間的中國和現在很不一樣。而突破這些困難的經驗就在于要經常和客戶見面,和客戶交朋友,建立好的關系,每個地區都有它的特點,比如你在重慶,就應該跟他們說重慶方言,你要了解他們的方式。

  以市場導向謀轉型

  為更好地節能,能耗大的機構或行業在節能減排任務出臺后,除關注硬件產品外,也開始關注硬件產品外的服務和解決方案,比如大型鋼廠、比如酒店,都將自己的能源管理項目外包給電氣公司,實行合同能源管理。2010年4月,中國政府在《關于加快推行合同能源管理促進節能服務產業發展的意見》中明確提出加快推行合同能源管理,促進節能服務產業發展,對施耐德來講,這項政策蘊藏著巨大的商機。

  致力于成為全球能效管理專家的施耐德電氣在2009年推出一個公司計劃,即從過去的多品牌轉為一個施耐德電氣品牌,通過從產品為主向產品和解決方案并重的模式轉型。

  趙國華以樓宇中的家居能效管理為例,向記者介紹了全球能效管理專家這一概念。他說,施耐德家居能效管理系統就是將電子設備、影音產品及通訊網絡連接在一起,當家中沒人的時候,遠程操控便可以使家中的電器關閉,以避免不必要的能源浪費。同時,家中所有開關都可集成在一個控制面板上,用戶在家可以更加自由便利地控制家電的開啟和關閉,這種能效管理可以讓家庭每年減少30%的能耗,實現能源的再利用。這樣的能效管理系統不僅用于家庭,還可用于機場、軌道交通、城市等眾多領域。

  中國是第二大市場

  比起施耐德電氣的歷史,趙國華更愿意跟記者聊現在。兩年前,趙國華把辦公室搬到了香港,并把妻子和3個孩子帶到香港。而每個月平均造訪內地各個城市和辦事處1至2次也成為趙國華目前的固定安排。

  對于遷往香港的原因,趙國華表示,目前,施耐德有非常大比例的業務在亞洲,大約有30%。另外,中國這個市場是施耐德的第二大市場,員工是最多的,所以我們需要接近整個市場,也要接近我們的人。

  根據施耐德電氣內部雜志《open》顯示,目前,施耐德電氣在中國有超過1000名的研發工程師、有27家工廠、97個辦公地點、3個研發中心和1個測試實驗室,共有28000名員工。根據計劃,施耐德中國還將在未來三年里繼續招聘3000名員工,而這部分人中大部分將被派往中國的中西部地區。中西部地區是中國城鎮化進程實施的重要區域,對于熟悉中國政策的趙國華來說,城鎮化的推進,大面積基礎設施和樓宇的拔地而起,這對施耐德來講,都是商機。現在中國最大的挑戰就是城鎮化,在城鎮化的過程中,建設一個綠色的城市將帶來很多好處,所以施耐德和我們的合作伙伴開始在工業、建筑等各領域推行我們的能效管理解決方案。

  20年前開始做生意,20年后變成了朋友。施耐德電氣本身成功了,但是我們的合作伙伴更成功。據公開資料顯示,從1992年到2000年,施耐德電氣在中國進行了第一波較大規模的投資,建立起7家合資廠、3個物流中心、1個研發中心,并在趙國華到任中國的1995年建立起施耐德電氣(中國)投資有限公司(SECI)。這一階段,施耐德在華參與了多個重大工業項目,在中國的銷售額突破10億元。

  而在2000年之后,施耐德參與到更多的中國重大項目中,其中包括2008年北京奧運場館周邊設施、南水北調、西氣東輸工程、嶺澳核電站等多個項目。

  成都是施耐德的戰略重鎮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杰里米里夫金在他的著作《第三次工業革命》中將第三次工業革命的五大支柱描述為向可再生能源轉型。在他勾畫的藍圖里,每一座建筑都可轉化為微型發電廠,就地收集可再生能源,并存儲間歇式能源,再利用互聯網技術將電網轉化從而實現能源共享。

  趙國華告訴記者,1年前他和杰里米里夫金見過面,他描繪的藍圖給我們的愿景一模一樣。具體到施耐德未來的計劃,趙國華表示,將深化戰略,更深入地研發技術,讓世界更加有效率,也更能夠得到可持續地發展。

  而在中國的區域目標,與施耐德對外宣稱的一樣,西部的業務將在施耐德中國所占比重越來越大,而成都將成為重鎮。這從今年初施耐德將西南首家分公司落戶成都就可以看出。據他介紹,1995年施耐德就在成都設立了辦公室,現在設立分公司,因為成都是一個發展較快的城市,也是西部的中心。而且,1995年就在成都設立辦公室是因為當時成都已經有施耐德的客戶。施耐德堅持客戶在哪里,我們就在哪里。

  回憶起1993年初次到成都旅行,趙國華稱印象最深的除了四川的美景外,還有火鍋,當時我一句普通話都不會說,一個人到了成都非常餓,隨便找了飯館進去,看別人在吃火鍋,我也指著說我要一個,結果吃了一口就哭了。趙國華又開起玩笑,笑呵呵地回憶著。

  對于三國時期蜀國的歷史,劉備、諸葛亮的故事還有他去過的杜甫草堂,趙國華都記憶猶新,那是一個安靜的城市,人很熱情,現在變得非常現代化。

  越現代,施耐德電氣的生意就會越來越好吧?記者問道。我不知道,過去已過去了,未來還未到來。但施耐德屬于未來,不屬于過去。

標簽
单双特码王 单双中特